叶西

据说是个蛇精病

生命不能承受之胖·一

忽然想看这篇文但是总找不到。。。翻诚楼标签好久,还好作者更新番外哈哈,那么就转载好了,这下子就不会找不到了~~~

喵呜-快到碗里来:

就是想写大哥胖胖白白的生包子的样子。最爱大哥白白胖胖的样子,软萌可捏的感觉,尤其眼中带泪红着眼眶看你的时候,真真软糯可吃的感觉。【我也是敲变态……

但是思考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设定男男生子的问题,就直接忽略了。大家就当男男生子是常态。

———————————————————————————————




现在躺在床上的明楼明长官内心是崩溃的。

现在坐在小祠堂的明镜明大小姐内心也是崩溃的。

现在站在明公馆大门口的明台明小少爷内心也是崩溃的。

现在躲在厨房的明家一把手大总管阿香小姐内心也是崩溃的。


现在跪在小祠堂的明·在明家我就是个仆人·诚内心的笑快要印到脸面上了。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

明家的晚饭总是吃的刀光剑影。“阿诚啊,明楼是没有手么,要你为他布菜?”明镜大小姐最近看着明诚和明楼愈发不爽,黏黏糊糊黏黏糊糊,像什么话!“哼哼,大哥这个少爷毛病本来就不轻,现在被阿诚哥养的越来越大少爷脾气了!”明家小少爷难得回来吃个晚饭,总觉得空气中都是一股酸腐的味道。“吃你的饭,天天不回家,一天到晚去哪里混了!再去那不干不净的地方,仔细我再打你屁股!”明·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楼头也没抬回了自家小少爷,“大姐,阿香这鸡做的不错,来一块。”明·老子还治不了你·楼谄媚夹了一筷子菜给大姐。“明台,你大哥说的对!你仔细一些,要是下次再有你乌七八糟的小道消息,你大哥整治你我就再不管了!这鸡的确好吃,来明台,你也吃一块。”提起上次的退学+小报社桃色新闻的事情,明镜真觉得心塞,一脸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弟叛逆伤透我的心的表情。阿诚低头忍笑,臭小子活该,谁让你没事要烧把火到我这里。明台狠狠咬了一口大姐给夹的鸡块,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一脸腹黑大哥和忍笑得已经肩膀快抖起来的阿诚哥,心真恨恨,狗男男!来回看了一眼两人,明台腹黑一笑,“大哥,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看看,你都快两个阿诚哥了,少吃点,要不然以后可以改名叫:日月木楼了。”明楼吃了一半的鸡块嚼也不是吐也不是,呆了小半天还是吐出来,筷子拍在桌子上,趴一下站起来,扭头就出去了,“你个小混蛋,气死我了,不吃了。”阿诚也急急站起来,赶忙追出去,“大哥,不要跟明台置气了,饭还是要吃的。”明镜看了一眼出去的两人,嘴角笑了一下,佯作严肃得教训明台,“不知道你哥多在乎他身材,不要太打击他,随便打击打击就好了。”明台讨好的也夹了一块鸡块给明镜,“大姐,这鸡真的很好吃,您再吃一块。”明镜、明台姐弟两其乐融融的吃起了晚饭。再不管那受内伤的日月木楼跟他的小跟班。


“大小姐,不好了,大少爷晕过去了!”阿香急急忙忙冲进来。

“什么?怎么回事,叫医生了嘛?”明镜慌张站起来,急忙忙要去看明楼。

“叫了,大概很快就到了。阿诚哥也特别慌张,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突然就晕过去了。”阿香扶过大小姐就往大少爷房里跑。

明台也紧紧跟着去了,心中腹诽:大哥这么脆弱,说他胖了他就晕了?


医生来了之后,一见明大少爷屋子里坐了一家子人,明大小姐坐在床边看着晕过去刚刚转醒的的明楼,担心的不知如何是好,明楼安慰着大姐,醒都醒了还能有什么事情,不要担心了,明诚在后面也是一脸凝重,明台在门口等到医生后就急急忙忙迎进来,阿香在旁边一副哭过的样子。

医生仔细看了一看,查了一查,确定了再确定,看着医生一脸慎重,明家这一群大大小小,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明诚扶着快站不稳的大姐,“医生,我大哥怎么样了?严重吗?没什么大碍吧?”

医生擦了擦汗,“问题是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就是……”医生踌躇了半天,“就是大少爷似乎……怀孕两个月了……大概是累了一下,而且估计你们都不知道,大少爷也没注意,所以身体一时没适应,就晕过去了,休息休息应该就能恢复了,然后后面注意修养就可以了。”说完这一段医生头都没抬,这明家大少爷可是还没有婚配啊!突然怀孕时闹哪样啊!

大少爷似乎……怀孕两个月了……

这一句似乎具象化得在明大少爷的房间里面撞来撞去,撞晕了所有人。

第一个醒过来的是阿诚,眼转了一下,左右瞄了一下,扑上去握住明楼的手,“大哥,太好了,我真的是太开心了!”阿诚这一句一下子把刚刚撞晕的人又给砸醒了。

明镜看了看阿诚,又看了看明楼,怒从心头起,“明台,送医生出门。阿香,去给大少爷煮碗汤补补。阿诚,跟我去小祠堂。”明楼一听就要起身,“大姐,我……”明镜看了他一眼,“至于你,给我闭嘴,睡觉休息,明天我再找你算账!现在想想,你也不是单纯的胖了!”明楼感觉自己又遭受了一次亲人直面的精神攻击,一句话哽在嘴里,想想还是躺下装死了。

一声令下,大家跟定身术解除一样,送客的送客,烧汤的烧汤,装死的装死,只剩大姐带着阿诚去了小祠堂。

然后画面回到了刚刚的开头。


现在躺在床上的明楼明长官内心是崩溃的。

现在坐在小祠堂的明镜明大小姐内心也是崩溃的。

现在站在明公馆大门口的明台明小少爷内心也是崩溃的。

现在躲在厨房的明家一把手大总管阿香小姐内心也是崩溃的。


现在跪在小祠堂的明·在明家我就是个仆人·诚内心的笑快要印到脸面上了。


这是一个懵圈的夜晚。

评论

热度(308)